燃烧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燃烧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大学鬼故事6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7-15 11:43:03 阅读: 来源:燃烧器厂家

上一篇:《大学鬼使(九)》

他们商定明天去探访红红,明天是周日。而今天他们要做的,应该说许娇娇要做的,就是找红红的室友打听红红的住址。

许娇娇来到红红的寝室,见只有丫丫一个人在发呆。许娇娇问候了丫丫,毕竟她也是无辜的,然后就向她打听红红的情况。

丫丫惆怅地说:“我们平时关系很好的,我怎么会伤害她呢?我当时到底怎么了?学姐,你能告诉我昨天我的样子吗?”

“双眼发红,毫无理性,疯狂地抓住红红的脖子往地板上撞。”许娇娇说,“不过这不是你的错,是老鬼的错,你被老鬼上身了。”

丫丫的眼里现出一丝惊恐,她说:“老鬼?难道跟我做的那个梦有关?”

“梦?什么梦?”

“昨天我睡得比较早,然后就做了一个梦,梦到一个老头,披着花白的头发,他冲我笑的时候嘴里面没有牙齿,但他能说话。他说什么快醒醒吧快醒醒吧,快去折磨她。然后他就朝我扑过来,后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,等我醒来时就看到了你们。”

“这老鬼竟然还能入梦。”

“你见过他吗?那个老鬼。”

许娇娇把那几次老鬼侵人事件粗略的说了。

“那他为什么要上我的身啊?”丫丫一脸委屈。

“或许就是因为你和红红是室友,他要让你折磨红红。”

“为什么要折磨红红?她已经够不幸的了。”

“红红怎么了?”

“红红一直就体弱多病,很忧郁,很少笑。她只有我一个朋友,因为我能体会她的感受。她晚上还经常做噩梦,经常半夜惊叫着醒过来,我们寝室已经有一个室友受不了她搬走了。”

许娇娇看了一下那四张床铺,见一张床上空荡荡的。鬼姐姐www.guijj.com

“她梦到的是什么?说什么梦话?”

“我问过她,她只说又是他又是他,我也不知道是谁。”

“那就更应该去见一见红红了。”

丫丫得知她要去红红家,也要跟着一起去,她说要得到红红的原谅。

晚上唐龙约许娇娇去吃饭,他们在餐厅碰到了王宇。他一个人坐在那里,桌子上放着饮料喝麻辣烫,他在等人。

他们和他打招呼的时候,许娇娇就问他联系联系杂志社的事。结果王宇撇嘴说:“还是不要提了,他们不信。”

“最近学校的闹鬼事件你没有告诉他们吗?”唐龙说。

“唉,我已经不再关心那种事了。”王宇一脸淡然。

这时候走过来一个女生,坐在了王宇旁边。

“看来他只关心那一个人了。”许娇娇对唐龙说。

周日上午,许娇娇,唐龙,岳徽,还有丫丫,四个人打的去往两公里以外的关镇,红红家住那里。

“我去过她家一次,那是开学第二天,她说想回家,因为她害怕,是我陪她回去的。”丫丫说。

丫丫领着他们到了一处洋式楼房前,这便是红红的家。

“她家挺富裕啊。”唐龙感叹。

红红家的白色大门开着,门口坐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太太,两手扶着拐杖,凹陷的嘴巴抖动着。

“老奶奶,我们是红红的同学,红红在家吗?”丫丫大声的对老太太说话。

“呜,呜,有些人呐,死了都不放过你哟,呜,呜……”老太太好像自言自语,又好像在跟他们说话。

这时院子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,正拿毛巾擦手,中年妇女问:“你们是找红红吗?红红在家,我去告诉关太太一声。你们先进来吧。”

“她是红红家的保姆。”丫丫说。

保姆把他们迎进了客厅,宽敞明亮的客厅,沙发上坐着红红的妈妈,她显得很憔悴。

他们向红红的母亲也就是关太太打招呼,关太太勉强笑笑,让他们坐。关太太看到了丫丫,然后对丫丫说:“丫丫,那天我不应该冲你发脾气的,但是你做的太过分了,你也知道红红长这么大受尽了折磨……红红一直说你是她好朋友,她很少有什么朋友……”

“阿姨,有些话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给您。”许娇娇说。

“你说吧。”

“我觉得丫丫是被鬼利用了,有个老鬼想伤害红红。”

关太太显得不怎么惊讶,她只是喔了一声。

许娇娇继续说:“我们来就是想和红红谈谈,我们想搞清楚老鬼的来历和他的目的,这也许能帮到红红。”

“你们相信这世上有鬼?你们可都是大学生啊?”

“其实我当初是不信的,但是亲身经历了之后才不得不信。”岳徽说。

“说实话,我带着红红走遍了各大医院,就差没请道士来驱鬼了。”关太太笑了一下。“不管怎么说,你们是红红的同学,陪她聊聊也好,李姐,带他们去红红房间吧,如果她在休息就不要打扰她了。”

保姆领他们去红红房间,红红没有睡,她在梳头。

红红忧郁的眼睛看着他们,没有说话,不过看到丫丫时她笑了。

“丫丫你来了。”

“对不起红红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

“头有点痛。我又没有怪你,我在想你是不是也梦到那人了,那天你的面孔特别像他。”

“你是说你梦中的那个人吗?”许娇娇问。

“嗯。”红红奇怪许娇娇竟知道自己梦到的人。

“那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许娇娇问。

“一个老头,满脸皱纹,头发花白。”红红皱着眉,好像很不愿意去回忆自己的梦。

“我问一个问题行不?”岳徽说,“红红,你什么时候开始做那种梦的?是每天都做吗?你能把你梦到的情境说一下吗?”

“这是一个问题吗?”唐龙笑道。

“从我记事开始就经常做梦,不是每天,但却是一个相似的梦……”红红不停揉着太阳穴,“啊,我头痛。”

“那你休息一下吧。”丫丫说。

“不,我才刚起床,不想再休息。我讨厌睡觉。”红红呼出一口气,“你们坐吧,别一直站着,介意我放一首音乐吗?”

“听听音乐挺好的。”许娇娇说。

他们在红红卧室的沙发上坐下来,红红屋里有一架留声机,她放了一张碟子,屋里便响起一阵悠扬的钢琴曲。

“这是《夜的钢琴曲》。”岳徽说。

“对呢,我喜欢听这个。”红红说。

他们静静坐着,听着留声机里散发出的淡淡的忧伤。

这时候他们听到咚咚的响声,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响着。

“老奶奶来了。”红红说。

果然,卧室的门被缓缓推开,门口站着那个白发老太太,拄着拐杖。她环视屋里的人们,蠕动着嘴唇说:“我不死,我不死,想让我死?哼哼……”

红红尴尬地笑了。“你们不要介意,老奶奶经常说胡话。”

大家都笑了,这时老奶奶眼睛盯着红红,用温和的语气问她:“红红啊,怎么样了?头还疼吗?”

“好些了,老奶奶,放心吧!”红红声音不大,老奶奶点了点头,眼里现出宽慰的神情,然后慢慢转身离开了。岳徽急忙站起来,想去搀着她,而保姆已经过来了,她扶着老奶奶走了。

他们闲聊一会儿,许娇娇他们分别向红红介绍了自己,红红沉默一会儿,问许娇娇:“你们好像对我很好奇。”

的确,从刚进来卧室,许娇娇和岳徽就盯着红红,他们是想向她了解一些东西。丫丫则是关心的看着她,只有唐龙饶有兴趣的观察着红红精致的卧室。

“我好奇的是你的梦。”许娇娇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许娇娇便说到了老鬼,说到他们的来意。“我觉得你梦到的就是那个老鬼。我们想帮你摆脱那个梦,弄清楚那个老鬼的意愿。”

“我不迷信,我们家都不迷信,除了老奶奶,不过老奶奶是因为年纪大了,从经常念叨些听不懂的话。”

“何不试试呢?”许娇娇说。

“怎么试?”

“说说你梦到的东西,或许说出来就不感到害怕了。”

红红停了一会儿,说道:“有一次我梦到那个老头被一群人殴打,他从殴打他的人群中爬出来,双手死死拽着我的腿。然后他爬起来,把我绑住,我想反抗却动不了。我被带到一间黑屋子里,屋里点着蜡烛,有一张床上躺着一个红衣服的女人,一动不动。他把我摁在地上,让我跟那女人磕头,然后就抓住我的头发往地上撞我的脑袋,虽然不疼但我非常害怕,想哭却哭不出来。我还听到他说什么小慧我带他家的女娃子来祭你了。我没次做梦都会有那个老头和那女人,那老头有时候拿绳子勒我脖子,有时候拿刀子割我的肉。”

红红说的泪汪汪的,丫丫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。

“那老鬼太欺负人了!”唐龙嚷道。

“我觉得这是多年的仇恨积压在一个亡魂的记忆里,这老鬼与你的家族应该有关系。”岳徽说。

许娇娇点头表示同意。

岳徽接着问红红:“你听说过有关你家族的什么事吗?比如你爷爷的爷爷生前经历过什么?”

“我只听老奶奶说过我家曾经是地主,那些陈年旧事或许应该去问老奶奶,只是她时而糊涂时而清醒。”

红红和他们出了房间,来到院子里,看到老奶奶坐在长椅上晒太阳。保姆走过来告诉红红,说她妈妈出去买东西去了,中午要他们留下吃饭。

红红应着,到了老奶奶身旁。他们搬来凳子围坐在老奶奶身旁。老奶奶此时没有自言自语,而是问红红要干什么。

“跟我们讲讲过去的事吧,发生在我们家的事,您不是说过咱家以前是地主之家吗?”

“哎哟,瞎打听啥呀?”老奶奶说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下篇:《大学鬼使(十一)》

珠海治包皮包茎的医院哪家比较好

永州哪家医院治前列腺炎好

天水哪家医院治疗早泄好

衡阳治青春痘专科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