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烧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燃烧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错过彼此太多次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9:39:34 阅读: 来源:燃烧器厂家

男生版

陈青的博客更新了,她说,今晚去看《暗恋桃花源》。我记得去年她看过一遍,还在剧场哭了。我在网上查到北京8月上演,就给自己订了张票。她大一报到时,我去接新生。在北京站,我看着她向我走过来,没等她走到我跟前,已经被别人接过箱子。等我上了校车,她已经有了座位,我从她旁边走过,走到车厢最后才有位子。

那时,她扎一个马尾,穿一件黑白条纹的连衣裙,人极清丽。

社团招聘时,我又看到她,她过来填表,不像其他新生问东问西,她走后,我把表拿过来,看她叫什么名字。后来,一日值班,她和我排在一起。她问我是哪里人。我知道她的家乡,她的表格上填了,那两个字和我的一样。所以我说出来,她笑得温暖亲切。此后,我们熟了,值完班还出去吃夜宵,每次她都要AA制,我喝酒,她也来一杯,我带她去见我的兄弟,说她是我的小妹。

一次,我写信,被她看到,她问写给谁,我说,女朋友。我想看她的反应,她却笑嘻嘻说,替她向嫂子问好。我不清楚她对我什么意思,便把信纸揉揉扔掉,信是写给我姐的——讨教一下我该怎么跟女孩子表白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我在学校西门碰到她和于飞。于飞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晚上,于飞请我喝酒,他说,如果不是我,就不可能追到陈青。我这才想起,他俩第一次见面,还是因为我。

那晚,我酩酊大醉。等到我研一,她大四,于飞出国。她和于飞分手,看起来并不难过。只是暑假,我们一起坐火车回家,睡在相对的铺位。

她在卧铺上趴着,我也是。我们对着窗外,月亮又大又圆。正说着话,她哭了,我想安慰她,便伸出手,她抓住了我。我的胳膊瞬间麻了。我喜欢她,但我不想乘人之危。

她去了上海,我留在北京。她在外企工作,我成了公务员。两年后,我有了女朋友。我一直知道她的消息,通过他们班的校友录。去年春节回老家,我突然想见她。大年初三,我打车到她家所在的小区,我起初担心她家已经搬走,没想到她说:“我今年在上海过年。”挂了电话,我在小区里走了一圈,我想到她十几岁时每天就从这条路走着去上学,竟有些心痛。

不知道那件黑白条纹的连衣裙还在不在,我捏捏烟盒,发现空了——相见无期。

她发短信问我的MSN,然后加了我。她的网名是“暗恋桃花季”,我笑她是不是正走桃花运,她说,“迷上《暗恋桃花源》”,还说,“和桃花运绝缘好多年”。我心里一动,但婚期已近。

我在网上搜“暗恋桃花季”,搜到她的博客。我花了一天工夫全部看完,现在她的博客仍在我的收藏夹里,我每天都去看看。

她换了工作。开始时不适应,后来渐渐习惯。去年冬天,在上海工作的表弟来北京,闲谈时,我发现他和陈青属于一家公司,当然那公司的员工数以千计。表弟问:“是美女吗?”我说:“是。”“怎么样?”“好姑娘。”老婆也在,她白我一眼:“好姑娘,你怎么没追?”我没说话,过一会儿去卫生间,洗完手,我用湿漉漉的手抹了把脸。表弟回上海就和她联系了。半年后,他们确定关系。表弟说,如果不是我,就不可能追到陈青。和于飞当年的口气一样。表弟还说:“陈青说,你当年总喊她小妹,没想到真的成了你的小妹,是弟妹。”我没喝醉,我只是流泪。

我不是话剧迷,但《暗恋桃花源》看了好几遍。

我缩在剧场一角的位子上,静悄悄流泪,没有人知道我心痛的理由——演江滨柳的黄磊很像一个人。

昆明泌尿外科医院

试管婴儿移植的时间

广州三代试管助孕生殖中心传脉助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