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烧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燃烧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希腊危机背后的地缘政治牌局

发布时间:2021-01-25 10:14:34 阅读: 来源:燃烧器厂家

希腊危机背后的地缘政治牌局

以如今欧洲最强势的经济实力,德国事实上已问鼎欧洲,现在还与法国结成了神圣同盟。英国当不了欧洲的盟主,但也决不允许其他人当盟主,如今已发出了要退出欧盟的吼声。如此局面下,将希腊赶出欧元区的决心委实难下。

以如今欧洲最强势的经济实力,德国事实上已问鼎欧洲,现在还与法国结成了神圣同盟。英国当不了欧洲的盟主,但也决不允许其他人当盟主,如今已发出了要退出欧盟的吼声。如此局面下,将希腊赶出欧元区的决心委实难下。

希腊全民公决的结果7月6日揭晓:参加公决的人中,61.3%拒绝接收债权人的方案,37%愿意接受。齐普拉斯政府一口咬定,这次公决只是为了表明希腊公众反对债权人的方案,但以德国为首的欧元区国家则威胁说,反对债权人方案,就等于是要退出欧元区。希腊银行短缺现金,如果欧洲央行拒绝提供紧急贷款,希腊银行就没有现金支付提款储户,那希腊只能发行自己的货币,退出欧元区。

希腊太小了,若出局,只要不演变为欧元危机,德国依然可以高枕无忧,欧元区也可高枕无忧。但怕就怕希腊出局引发后续连串效应,动摇世人对欧元的信心。欧元区成立之初,说好棒打不散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现在却要把小兄弟希腊推出门外。这样做的后果如何,谁也无法预料。雷曼兄弟公司倒台之前,美国分管金融的主管很是自信,以为一切后果尽在可控范围之内,但雷曼破产火烧连营。难怪希腊财政部长还有底气叫板,希腊若真被逼上绝路,欧元区将损失一万亿欧元!

而从另一方面看,债务达国内生产总值的约180%希腊确实沉疴缠身,难以救治。在今天的希腊就业者中,有三分之二的人少报或不报税。希腊地下经济占到经济总量的24%,而该比例在欧洲国家平均为19%。雅典政府所征收的各种费用,占到希腊劳动成本的43%。

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估算,希腊在未来三年需要欧洲伙伴提供360亿欧元资助,方能免于破产。其实,当初接纳欧元区接纳希腊时,对希腊的经济实情,各方其实心知肚明。既然如此,当初为什么还要拉希腊入伙呢?这既有盲目乐观的情绪,而更重要的是德国有想当欧洲霸主的算盘,至少是想当欧盟的盟主。战后经历了分裂和统一和经济振兴,以如今欧洲最强势的经济实力,德国事实上已问鼎欧洲。现在德国还与法国结成了神圣同盟:柏林当大掌柜,巴黎当二掌柜。

所以,对希腊危机,德国的态度是最强硬的。未料畅销书《二十一世纪资本论》的作者、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克迪近日接受德国《时代周报》访问时毫不客气地说,德国是“最没有资格教训他国的国家”。皮克迪的依据是,根据1953年签署的伦敦债务协议,英国、美国等20个签字国同意勾销德国半数以上的债务,他据此认为,这份协议应该能作为希腊和其他欧元区负债国家的蓝本。1945年,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,德国的负债额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00%以上,在之后的十年里,由于通货膨胀,加上对私人财富征税和债务减免,这个比率降低至不到20%。德国随后得以发展为欧洲经济大国。

除德国和法国之外,历史上英国也想当欧洲的霸主。这回英国人似乎是有先见之明,没有加入欧元区,所以置身希腊危机之外。但即便没有希腊债务危机,即便英国当初知道希腊不会有危机,英国也不会加入欧元区。英国的既定国策是,欧洲哪个国家强大,英国便与之为敌:拿破仑意欲称霸欧洲时,英国便组织反法联邦;德皇威廉意欲称雄欧洲时,英国拉上法国和俄罗斯组织反德联盟。总之,英国当不了欧洲的盟主,也决不允许其他人当盟主。今天德国和法国执欧盟牛耳,英国就要搅局:伦敦已发出了要退出欧盟的吼声。

欧洲的大国博弈中,俄罗斯举足轻重。俄罗斯打败过拿破仑,苏联打败过希特勒。这次希腊也与俄罗斯眉来眼去,尽管还不至于另寻新欢,也要吓吓欧盟。从另一方面说,希腊也必须与俄罗斯周旋。希腊在欧盟内是小兄弟,但在巴尔干半岛也想当霸主。在阿尔巴尼亚、塞尔维亚、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等国的一些银行中,希腊持股可达到15%至20%。巴尔干岛居民大多是斯拉夫民族,俄罗斯也是斯拉夫民族,而且历史上就以斯拉夫国家的保护神自居。如果说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,那么巴尔干半岛就是俄罗斯的后院。希腊想在巴尔干半岛称大,不能不与莫斯科搞好关系。

希腊危机的经济战中也有内战。公决中希腊民众形成了势不两立的两大派,朋友反目,家人反目。说“不”的一派占了压倒多数,爱国热情空气高涨。表面上希腊是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,但经济进一步恶化之后,否决债权人方案的一方势必分化,互相埋怨对方。

如此局面下,希腊焦头烂额,德国也很是踌躇,将希腊赶出欧元区的决心委实难下。欧洲议会主席已经表态,欧洲央行还是要向希腊提供紧急流通性贷款,算是人道主义援助。

看来欧元区内部也有矛盾。霸主不好当,盟主也不好当。

(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,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)

天津工作服定制公司

北京订做棉服价格

天津定制男士衬衫

北京棉服定做公司